放飞一下自我,朋友你好。

天生伴侣·1

沙雕一点又可以叫《生活不易,魔王卖艺》
我可能就是个沙雕(ಥ_ಥ)

住在郊区的白先生一家是做生意的,从前白先生在的时候,他家的肉有很多人买。
但因为一场意外,白先生和麦希女士去世了,农场也只剩下兄弟两个了。
小儿子还是个上学的年龄,大儿子放弃了进修的机会,继承了白先生的生意。虽说这买卖没以前红火了,但总归日子是可以过下去的。

被附近邻居叫做白先生的大儿子已经快30多岁了,拒绝了所有女孩的交往邀请,只守着他弟弟和农场。因此也被某些人当做怪胎,每当有人在小儿子面前阴阳怪气时,小儿子也不负所托的,把人揍进医务室或者医院。
哥哥付医疗费的样子最帅气了,迷倒了小儿子交往过的近乎一半的女性朋友。
但是碍于小儿子...

天生伴侣

我永远喜欢纸片人!
——by莱米勒·麦可可西

序曲
在地狱还是垃圾场的时候,最初的天使感染了病毒。
火之天使是唯一“存活”的原初天使。解放了兄弟姐妹们的灵魂后,莱米勒放弃了天使的身体,加入死灵术士的大家庭成了最闪亮的刁民。
在放了好多年的高利贷后终于有了第一笔回馈,祂高高兴兴地去收报酬了。
结果被困在了人类的身体里,还失去了记忆,真是可喜可贺,喜闻乐见。

别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哭泣——纪董方生

你是一个40岁的大叔,有一个妻子,一个叛逆的女儿。

你现今做的事是最无聊的,你沉溺在每日繁复的工作中,没有任何成就感。

而你成长至今,唯一出格的就是,你曾经喜欢一个男孩。


那是一个转校生,脾气暴躁,轻微自闭。

老师把他安排在你身后。他上课踢你椅子,你将椅子向前挪,他又伸长了脚,接着踢。


你看到他的成绩单和作业本了,一个优秀,一个空白。

你第一次尝试和陌生人交流。在此之后,他经常给你丢小纸条。


你在第一次以为自己交到了一个朋友时,被他打了一顿。

他的妈妈来给你道歉,那是因为他生病了,他控制不住另一个暴躁的自己。

你看到旁边的他,多么无辜。


他带你逃课,在江边游...

记一个梗咯

未来世界,生物的大致分类有两种,一种是联邦abo,一种是黑魔法兽人(其实是弟,锅)。

ABO的环境里,灵魂伴侣是由光脑弥赛亚确定的,也就相当于政治婚姻(这里可以说创世神真skr恋爱脑)。但并不妨碍结婚之后双方的乱搞,直到死亡之前,双方会发现一生中最重要的爱人就是对方(允悲)。

男主之一的父母就是这样,文艺女A和总裁男O,是女A先动的手,男O不堪寂寞的也……,所以男主小时候有、叛逆,但是长大就学会伪装成男神的模样了,温柔中带着一丝高冷,你不去靠近他,他就绝对不会理你,然后还有点小腹黑。

兽人的黑魔法可就神奇了,他们有些是有钱的农场主,因为宇宙粮仓基本是兽人分支中的精灵族和地灵族居住的行星,...

我要在你脸上刻个正字

一个小脑洞O(∩_∩)O

几百年前的苍穹大陆,出现了一个天才,随后百年间,生灵涂炭。
大贤者阿尔弗达伦阻止了这一切,重新建立起人类邦城。葛兰沃斯,羽兰之绯,远东,三座城市的建立,让动乱平息。
在百年纪念日之前,大贤者乘坐船只进入远东,在那里收获了一只徒弟。
鸟露,从一个谁都嫌弃的贫民成为了法师学徒。

信花

信花没有根系,它可以传递信息。
第一个人这么说道。所以这朵神奇的花就被这样命名。
不管持有花的人相隔多远,他们的心意总会传达给对方。
后世出现了一种叫手机的东西,信花就慢慢消失了。

尾随 the man who you don't know

小井每晚都会抽空去操场绕圈。

某天,天很黑。小井没有戴眼镜,只能模糊看见人影。

那时,小井没有注意到他。

小井转了好几圈之后,突然盯着一片阴影,那个人跟个音柱一样站在楼梯上。小井看了有几秒才能把他从四周的黑暗中分离出来。

小井看不见那人的表情,小井快步走开了。

每一次走到那个地方,那个人一动不动。

小井戴着耳机,手机里播放着激烈的音乐。走了半个小时小井走累了,她准备回去了。

最后一次经过那个,小井没有看到人了。她的脚步略微加快了。

在小井身后,那个地方也有阴影晃动了一下。

无法呼吸 i can't breath

学校有几栋宿舍楼靠近食堂,有一栋刚好和食堂比邻。

小井以前出个宿舍门就可以吃饭,现在搬了寝室,就要绕一个圈。

某天她看视频晚了点,匆匆出门已是天黑。

走上第二层食堂的楼梯,她忽然转过头。

对面正好是宿舍楼的二楼。

漆黑一片的楼道,灯亮了。有名女生面色痛苦跑了出来,在小井来不及反应时,翻下了阳台。

楼道又是漆黑一片。

小井回头,想着等会要吃什么呢?

重返人间

“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………………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…………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……”

青年在这个房间里听着蝉鸣度过了356天。

或许358天,反正他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。强烈的阳光透过纱窗,却不能带来热度。真奇怪啊,明明看起来那么热呢?青年却寒冷的要抱住自己。

也许这也是错觉,就像在往常要吃饭的时间点,却没有任何饥饿。虽然有时候也不想吃东西。但在昏睡与清醒之间,他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。

他想过大声呼救,但谁也没有听见。

窗外永久的树林,和那大声叫唤的知了。

他渐渐遗忘了,自己的名字,自己的身份,自己的亲人,自己的爱人。

就在某一天,他醒了。

他来到门...

露娜的星星[ABO]

最靠近码头的那栋房子,住着的是撒切尔一家。
家里的男人靠打鱼维持生计,女人则每天去往市场售卖布匹。
他们的大儿子据说是离家出走了,小儿子整天游手好闲地。
这家空了一个房间,还是很舒适的那种。月星遗的运气从来不差。
这指的是,他向来得偿所愿。

在给了足够的尼可后,撒切尔家大儿子的房间就是月星遗的落脚之所了。
他有足够的时间松了一口气。

在又一次月圆之夜,他安抚了躁动的虫子后,意外的,捡到了一只狼崽,多么明显的特征啊!
tbc

© 将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