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飞一下自我,朋友你好。

爱你当如月

艾时嘉:《有一天》男主角提名,《吾师》女主角提名,最终封帝的奇葩新人。称呼有一天的女主角为傻媳妇,被经纪人严重警告。

童月:老牌影后,和艾时嘉合作百合新片《摘星星的女孩》。


《吾师》是以男主角为视角去记录一位神奇女子的故事。战乱时期的男主拜访老师,却不知老师根本就是一名女子,那栋房子里的美貌疯癫的妩媚女人。天真正义的男主拜了女子为师,学习知识。最后男主欲救世,而和先生告别。男主死了,而女子以笔名在远方为他写下了传记。

《有一天》讲述了被卖到山里的城市姑娘遇到了一个山上的男孩的故事。男孩的父母早早的死去,而孤独的男孩强要来姑娘做媳妇。男孩告诉女孩,他们迟早有一天会从山里出去。最后,姑娘...

你所不知道的事终将消失在历史长河

在初次听到这个故事时,主人翁已经不是一个正当职的英雄了,但即是如此,我依旧崇拜他。

玛撒拉小城的商业街,一座以自由贸易,公平交易为目的而创建的商业街,它聚集了这个乡下小城唯一的欢乐。
而使玛撒拉城成为偏远城市的原因是,50年前突然出现的魔界边界。魔气弥漫在当时最大的国家中,理所当然,那个国家被消灭了,而曾经是其中主城之一的玛撒拉被邻国划进了版图,成为了另一个国家的城池。

魔气的蔓延使得人变异了。没有人的玛撒拉,成为了邻国最好的关押所。
tbc.

百死成仙(灵异)

一个坑王不停地穿越大千世界为其他坑王填坑的故事(。
男主:我凭自己本事坑的文,为啥要填!
系统:让你被肛哦。
男主:No!!你在歧视直男!!!我要抗议!!
系统:呵。

大纲:先tm穿越三个世界,让男主坑王适应一下不填坑就被肛的环境,然后我们的系统菊苣就可以获得一个身体来肛坑王了:)
但是为了体现一个作者最基本的公平心,第四个世界先让系统菊苣失个忆,来一段丧心病狂的高三师生,恋。咳,然后就是大家都期待的修罗场了。

魔王的后花园

warning:
1魔王本是女儿身,奈何有个大变态,就这样可男可女要漂亮!
2魔王可攻可受,美美哒!
3灵感来源starjewel,有兴趣的道友可以搜搜看哦!基本上本人的下线越来越低了……

魔王的后花园·第零章
每年要贡献一名纯洁的少女,将至送入潘塞尼,那么魔气会被挡在结界之中,不会进入人界。但,新任的圣女并不认可这种活祭,恰好,常年笼罩在潘塞尼的魔气突然之间消失了,教廷也就取消了祭祀仪式。
但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这是背怨者的复仇。

[奇幻之旅]有狐来.元宵节番外

大型NTR现场,将记者采访

马赛克的某人妻:诶呀,莉莉他本来就很有魅力,如果他想的话,谁都无法拒绝他的。
马赛克的某总裁:……
马赛克的某少爷:噗嗤,嫂子好好玩啊~大哥就交给我了~
马赛克的某妖精:诶呀,芙芙你这么说我好不好意思啦~
将记者:贵圈真乱,撤了。

将某喜欢奇幻,也喜欢abo,能将两者结合起来写一篇文,很有挑战性啊!

与君长歌

十余年,玉重行呆在那九天阁做他高高在上的国师。
直到宫里来的老太监报了丧。
“大人,陛下驾崩了。”侍奉玉重行的淳于理说。
玉国师先是神色不变,有那么三两盏茶的时间,他好像从神佛一面落在了红尘,张口便是吐了自己一身血。
淳于理吓得慌慌张张摔下了楼去叫赖在阁里的神医,留着痴痴的国师大人扭曲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。
他取出自己怀中的铃铛,却怎么也摇不响了,接着玉重行便运起轻功飞下了楼,奔向了皇帝尸身所在的起居室。
等神医张阿宁骂骂咧咧地赶上来,却不见玉国师的踪影。

皇帝玉兰歌留下了一个十三岁的太子。
太子守在皇帝床前看着某人突兀闯入,凉凉开口:“久不闻国师大名,今贸然来此误了父亲的遗体是何道理?”
国师的道理就是抽了...

燕燕

一个让人兴奋的脑洞。

褚九,一个私生子。从低级的下界而来,却把万千少男少女着迷的玉家大少爷抢走了。
真实情况:
“毕竟我超怕父亲大人的,所以诸位能不能帮我担下杀死玉清池的事实呢,本来你们也是要对玉家大少爷心怀不轨不是吗?”
“哥哥很温暖呢,一点也不像玉家的人呢?”

灵果这个CP我TM能嗑一辈子!

rt

妈的,为什么我要哭了!

这对男人太几把撩人了!!!

1L

楼主冷茎,自古病娇配名士,习惯就好

2L

大哥高见!

3L

我看了现场也激动到不行,这就是mama常说的真爱了

4L

就我觉得刘果这人太能搞事情了么?

5L

LS不是一个人,但是小心CP党来砍人哦。

6L

LSandLSS一定是一对单身狗

这他妈是爱呀,换一个人你看谢继灵会不会打爆他的头【滑稽.JPG】

7L

LS是一个黑子,我们小谢君怎么会打人,是直接砍啊!哈哈哈

8L

这对CP有毒,CP粉也有毒,告辞

9L

如果8l看过子阳太太的《轮回困溺者》和阿斯加太太的《小灵君》,那不是当然的吗!...

中国最伟大最永久的艺术是男人扮女人

标语:死亡是一切的结束,也是新的开始。

女装大佬前祭师路X幸运E的前中国龙楚

1

路明非的梦是片段式的,它更像是记忆意外被割裂而呈现一个隔阂感,他在梦中能清楚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外来者。他没有归属其中,他看过盛大的烟火,飞跃的群龙;也看到漆黑的,鲜红滚烫流动着的牢笼,他既不激动,也不害怕。

他有时还会看见一个躺在水晶棺里的人,那人身穿华丽的巫女服。

那人一动不动,他坐在棺下,抱住自己,也从不出声。他能感受到悲伤,越是靠近那人,越是感到熊熊的烈火燃烧自己,同时又有波涛汹涌的海潮淹没自己。

但他从没记住梦里的一切。

2

在高中的某一天,路明非抱着失落的心情入睡。

他一如既往来到水晶棺...

“在这里,”他这样笑着对我说,“我就是在这里被江叔叔找到的。” 他凑到我面前,抱着我说,“听说我是因为江叔叔给了我一块瓜,我就跟他走了……”他忽然吻住我,小声说“二哥哥,二哥哥也给我买瓜吧,给我买块瓜,我也跟你走了。”“好。”“你说的,”他转头跟那个看着有些呆的卖瓜人道,“买瓜” 

© 将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